光伏補貼資金“屬地化”何不一步到位?

張廣明 來源:太陽能發電網 編輯:admin 光伏電站政策補貼資金 “屬地化”
就整個光伏電站市場的各個環節來看,除了補貼之外,目前諸如備案、并網、電力消納等都其他環節均已經“屬地化”了,那為何不“簡政放權”得更徹底一些呢

以補貼總額來定規模和電價補貼標準的做法,是2019年度光伏政策最大的變化之一,這無疑是一個值得肯定的方向。
不過,鑒于不同省份光伏電站在投資成本、燃煤標桿電價、發電量等方面存在的差異,這一政策在具體操作中,會不會給行業帶來一些不適應,能否達到最終降低光伏電站補貼的目的,可能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
以燃煤標桿電價來看,這一上網電價的組成部分各地差異明顯。比如,湖南的標桿電價為0.45元/千瓦時,蒙西電網的只有0.2829元/千瓦時,這意味著后者需要的補貼更多。而與此相反,在發電量方面,蒙西的利用小時數為1500/小時,湖南的則為1100小時。
在這種情況下,對于分屬兩地的不同項目而言,在同一個平臺上競爭,并達成實現制造業、電站投資者、補貼資金等多方共贏的目的,顯然并不容易。
其實,無論是從簡政放權的大環境下,還是基于補貼資金不夠的現實,政策的改革都還有空間可以做得更為徹底一些。從誰的資金誰做主的角度來講,補貼資金的管理完全可以一步到位,直接“屬地化”。
更直白的說,就是每個省的可再生能源附加由本省收取并負責使用。如果現階段還做不到這么大幅度的改革,也可以退而求其次,借此次新政機會,直接將30億元的補貼預算資金根據一定的標準在不同的省份分配。如此,有可能更有利于激發各省在降低光伏電價上的積極性,并借此由各省為當地光伏電站的電價補貼款負責,也未嘗不是一種解決方案。




以上網電價排序?
就此次出臺的政策來看,有些細節地方可能仍然有待明確,比如在納入補貼范圍的光伏電站的排序上。
根據此次新政,除戶用光伏以及扶貧電站外的其他類型電站,國家能源局將根據修正后的申報補貼項目上網電價報價由低到高排序遴選納入補貼范圍的項目。而在2019年的工作安排中則又稱,對于2019年的補貼額度,在全國排序累計補貼總額時,各項目年補貼額為“度電補貼強度×裝機容量×年利用小時數”。
根據上述規定,是否可以如此理解:在決定各個項目誰能納入補貼范圍時,是以上網電價的高低作為標準。而在確定最后一個納入補貼的項目時,則又是以所有項目需要的補貼總額為準?
正如本文開頭所講的那樣,對于不同省份的光伏項目而言,如果以收益率為最終基準,那么能夠對其施加影響的因素也很多,如土地成本、項目前期以及并網成本、當地燃煤標桿電價、利用小時數等,都在其列。
0
25选7开奖结果2018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