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能源行業攜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

來源:中華網 編輯:jianping 能源行業新冠肺炎

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大家關注疫情對中下企業的影響比較多,各地也陸續出臺了一些扶持中小企業生存的政策,大家意識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對于中小企業的沖擊。


能源公司一般是大公司,大家一般都以為大公司抗風險能力強,甚至認為國有能源公司處于壟斷地位,因此新冠肺炎疫情對于能源行業不會有多少負面影響。實際上能源行業受新冠肺炎疫情的負面影響也比較大。能源行業與整個國民經濟關系密切,因此,整個國家的GDP會受到比較大的影響。


我國已形成較為完善的能源生產和供應體系,包含煤炭、電力、石油、天然氣、可再生能源等成熟的能源品類,能源行業又可以細分為很多行業,最近,上海交通大學行業研究院副院長顏世富和他的能源行業研究團隊與國家電網、中國石油等大央企,以及部分民營能源企業的有關人員進行了交流,下面簡要分析新冠肺炎疫情對石油天然氣行業和電力行業的影響,提出相應的對策建議。


  一、新冠肺炎疫情對石油天然氣行業的影響


  顏世富和他的團隊詢問了一些國有與民營加油站,武漢封城以來,加油站的營業收入只有去年同期的25%左右。抗擊新冠病毒成為全國的頭等大事之后,全國范圍內迎來企業延長假期、推遲復工時間,高速公路限行、公共交通停運,甚至一些邊遠地區的公共交通都停運,絕大部分民眾響應政府號召居家避險、不出家門,私家車出行頻率與出行半徑大幅萎縮;戶外工程、工礦企業、物流運輸等行業短期內難以復工,柴油需求處于冰點。導致國內成品油市場消費量急劇下降。受疫情影響,中國石化、中國石油的煉化企業,有的公司的產量降到最低負荷了。國內地煉工廠也普遍承壓。由于交通政策,部分高速危化品物流運輸受阻,地煉的下游產品庫存激增壓力下,煉廠降量甚至停工集中,部分主流地煉降量幅度在30%-50%,部分甚至維持30%開工負荷,個別地煉部分裝置已經停工或閉路循環,另有部分地煉做好全廠停工預案,觀望事態進展待定。


  國內油價開始下調。據國家發改委消息,國內油價迎2020年首次下調,新一輪國內成品油調價窗口4日24時開啟。汽油每噸下調420元、柴油每噸下調405元。全國平均來看:92號汽油每升下調0.33元、95號汽油每升下調0.35元、0號柴油每升下調0.35元。


  國際能源署編著的《世界能源展望中國特別報告》指出,中國在全球能源市場上的影響已經擴大到所有的能源與技術,中國的能源政策選擇和進口需求,將對全球石油、天然氣與煤炭貿易,以及投資產生巨大影響。新冠肺炎疫情比較明顯地影響國外油價。從國際油價來看,2020年1月21日,國際油價進入了下行通道,這輪下跌源于疫情的擴散和蔓延。從武漢封城開始,國際油價的跌幅迅速拉大,以每天超過1美元/桶的幅度連跌四天。1月28日,國際油價盤中更是跌到了三個多月來的最低價位。1月30日,世界衛生組織根據《國際衛生條例》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構成“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HEIC)后,國際能源行業受到更大的影響,OPEC及其盟友進行了初步討論,并表示已做好準備采取措施,包括采取進一步削減產量,同時密切關注疫情對原油價格影響。


  二、新冠肺炎疫情對電力行業的影響


  新冠肺炎疫情直接影響電網公司的營業收入。絕大多數人呆在家里,居民用電量增加,但是對于電網公司的營業收入沒有多少貢獻。很多人不知道中國的電價政策,電價由國家發改委在決定。從2017年到2019年,我國實現了連續三年降低工商業電價,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關于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低10%的要求。電價收入和一般的市場經濟思維明顯不同,真正用電量大的是工業、商業服務業企業,居民用電量明顯低于工商業用電,理論上應該居民用戶電價高于工商業用戶,但是國家發改委的規定是工商業用戶的電價高于居民用電的電價。全國范圍內,居民用電量一般占15%,工商用電占85%。葉春分析,疫情直接影響的主要行業有交通運輸業、住宿餐飲業、教育文化娛樂業、消費品制造業及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等,其用電量占比分別為2.4%、1.1%、1.3%、6.9%和2.2%。他的分析沒有對于用電大戶工業用電進行計算。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工廠停工或者延遲復工,商店關門或者延遲開張,電網公司的主體收入自然明顯下降。


  過去20年來,世界能源強度(單位GDP能耗)平均每年下降1.4%,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能源系統的加速電氣化,因為使用電力比直接燃燒化石燃料更高效(使用電力的熱量損失更少)。電網公司營業收入降低,將直接波及眾多相關行業。電力由煤炭、石油、天然氣、核燃料、水能、海洋能、風能、太陽能、生物質能等一次能源經發電設施轉換成電能,再通過輸電、變電與配電系統供給用戶作為能源。


  電力企業工期受影響。1月30日,國家能源局針對當前疫情印發通知,要求電力企業科學確定復工復產時間節點,及時修訂施工作業方案,重新確定合理工期,嚴禁搶進度、趕工期。疫情導致的延遲復工對電力企業搶裝“331”、“630”并網產生了影響。


  光伏331搶裝并網難度大,光伏企業業績受直接影響。部分自動化程度高的能源企業受疫情影響比較低,例如通威太陽能成都基地A1智能制造車間有16條全封閉的智能制造高效晶硅電池片自動化生產線,由自動抓取的機械臂、智能運輸機器人組成。自動化程度高的企業可以緩解人員復工推遲的問題。但是受疫情影響,物流運輸或存在一定困難,對訂單交付有影響。


  除了湖北,經濟發達的浙江和廣東用電量會明顯減少。目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除了湖北是重災區外,珠三角的廣東、長三角的浙江,也是重災區。截止2月11日18點33分,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確診病例42744個,其中湖北31728,廣東1177個,浙江1117個。廣東和浙江是一直是經濟發達地區,執行嚴格防控措施的要求,這些地區的企業復工時間會比較晚,工業用電和商業用電量會明顯減少。


  從地區來看我國的電量結構,2019年,從比重看,東部、中部、西部和東北地區用電量所占全國比重分別為47.2%、18.7%、28.3%、5.8%。從貢獻率看,各地區用電量增長對全社會用電量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37.9%、18.8%、38.4%、4.9%。廣東和浙江用電量的減少,對于整個國家用電量的減少會有明顯的影響。


  

0
25选7开奖结果2018057